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自我殖民主義之扭曲:兼論台灣去中國化之自我閹割

自我殖民主義之扭曲:兼論台灣去中國化之自我閹割
The Distortion of Self-Colonization and the Self-Castration of Taiwan in the Process of de-Sinicization of Chinese Culture
李瑞全
中國哲學研究中心

毀滅一個國家的方式有兩種,一是把國家原來的人民全部屠殺,即把此一國家的人民、文化、歷史、語言等全部毀滅;一是殖民主義的方式,把這個國家的文化(包括思想、價值、態度等)消滅,使這個國家的人民只能跟隨侵略的統治者的文化與價值而在制度上則淪為二等人民,只能接受被統治和奴役。前者自然是血腥的種族屠殺或清洗,後者也必定是在暴力侵略之後,再加以無比的高壓和血腥的統治,使被征服的人民只能完全俯首聽命,任由宰割。前者如西方列強在工業革命後遠征南北美洲時的方式。我們只要簡單想想,南美洲原有一定高水準的文化,也一定有不少當地的民族和人口,但今日所見中南美洲全都是拉丁民族講拉丁話顯然當初西方列強實有許多種族屠殺的暴行北美的印第安人也遭受如是的慘痛歷史,美國白人一直都宣揚為美國開發西部,征服野蠻的紅蕃北美幾全是從歐洲來的白人。只因為印第安人尚有倖存者,所以才有一些屠殺的零星紀錄,揭發此中的慘烈屠殺事件。近年在澳洲也揭發了當年白人到澳洲時謊稱為無人之地,而事實上有數以百計的種族屠殺事件發生,所以,當年的白人英雄塑像不斷受到批評和破壞,因為,他們身上實背負了許多對原住民的血腥大屠殺的罪行。用消滅被佂服者的文化方式,大體見於西方列強到東方和亞洲的侵略之中。此或由於亞洲不像南北美洲和澳洲,人口已經不少,不可能殺絕,也因為已經有不少的國際來往,不可能隻手遮天封鎖屠殺的消息,而且為了取得所需要的自人力和自然資源,因此,列強在此不能用大量種族屠殺的方式,而改以殖民主義的方式,盡量消滅當地文化,掠奪當地的自然資源,奴役人民此如英國在印度馬來亞、法國在中南半島等但是,殖民地人民的痛苦並不少於被屠殺,而且常是在親族被血腥屠後還要活下來為屠殺者服役,生存在屈辱與苦難之中。殖民統治所以不人道和反人性的是因為血緣是人的第一天性,文化是第二天性。消滅你的文化,實無異於使你成為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強逼你改變你的思想與價值,以致取消你的生命價值,亦無異於殘害你的第一和第二天性,造成的傷害遠大於肉體上的折磨。此所以殖民主義是最不人道的一種統治方式。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聯合國通過決議,解放全世界的殖民地,這是人類歷史的一大進步。但不同形式的殖民地統治的方式,卻仍然以不同的形式在進行。其中一個方式卻是由民族自己內部以追求現代化的名號來推行的。此所以,現代化與西化式的現代化有必要作出嚴格的區分否則我們或是全盤西化而喪失自己可貴的第二天性的文化傳統,喪失自己的獨立性而淪為變相的殖民地或是持極端保守或基本教義派的態度而不與時並進以至被淘汰,失去球籍兩者都無疑是非理性而且是文化上自殘的表現。
在一個意義之下,由於西方文化的強勢,現代化對全世界的國家都有極大的壓力被逼要現代化去回應具有侵略性的西方的強大的政經科技力量,否則國家或民族不免要淪為二等人民的存在。但是進行現代化不只是取得西方現代化的科技和生產也常同時帶進它的文化與價值。如果一個國家或地區的民族沒有相當的歷史文化的積累,也許原來的文化價值會被取代,表面的衝突會不多。但是,在有長遠歷史和豐富文化累積的民族來說,這種衝突會非常激烈和持久。這不只是新舊價值的衝突,而是一種文化戰爭(culture war),可能要經歷多個世代才能取得平衡的。那些以為文化取代有如換新衣的西化派的心態,不但不知道此中的災害,更是對文化之深入每個民族個體的生命與骨髓中的真實性切身性,可謂無知。由於要追求改善和改進自己的生活人們都有追求社會經濟和政治的合理化和現代化,這種要求改變或取代原有文化的壓力引發了各國與各傳統民族與文化的自我否定要求人們以西方文化為標準自我淘汰或改造自己原來的文化和價值各民族內部為求生存與發展的精英分子常是發動這種西化式的現代化的主要運動者。但全盤西化無疑是一種自我殖民的運動在全球的二十世紀的發展中,受着西方影響的國家也同時是被西方牽着鼻子走的國家基本上都只是西方國家的附,只淪為西方國際生產鏈的末端實質上長期是以廉價勞力和自然資源為西方強國服務只能分得相對極為微少比例的財富成為世界系統(world system)中長期被壓在下層的的倚賴國家(dependent states),注定只名列在追趕現代化而永遠不會追趕得上的第三第四世界的弱勢國家。
中國在清末民初所出現的全盤否定中國文化與全盤西化的運動可以說是中國第一波的自我殖民的表現。雖然中國文化沒有被消滅,但中華民族在隨着而來的數十年的發展中,都受着這種精神上和價值上的傷害,在追英趕美之中只會愈來愈落後。也許自中華民國成立之後,由於內戰頻仍,再加日本的侵略,阻撓中國的發展,中華文化的力量無法發揮出來因此,在民初到抗戰勝利,中國在文化與經濟發展都一無是處更因長期戰亂而近於破滅,不一定是因為文化受到戕害所致但其中的禍根卻可說已隱伏在其中。在二十世紀60年代到90年代,亞洲四小龍的出現,都被視為這四個地區有同樣的儒家文化的背景,認為儒家的價值觀可以發揮出經濟的效益。此中雖然有很多值得反省和細研之處,但四小龍的出現無疑以實質的經濟成就否證了儒家文化是造成中國落後的原因,否證了中國傳統文化與現代化不相容的指控。同時歷史上前有日本深受朱學與陽明學的影響而成功的明治維新,和今日中國大陸在生產和科技發展的表現,都表示儒家文化具有破除一般第三世界國家成為倚賴式的國際地區或國家,可以超越西方現代化而成為前沿發展的地區。在四小龍起步的同一時期,中國大陸的經濟生產與文化之落後與停頓,固然與意識形態鬥爭有關,也可以說與中國傳統文化和儒家受到嚴重打壓不無關係。但是,雖受到中央政府幾十年的強力打壓和摧殘中國傳統文化的韌力仍然存在民間社會之中。因而,在70年代末期,當中國大陸進行改革開放,不再把人民的活力束縛在意識態的鬥爭之中,經濟發展即一飛沖天,一日千里。隨之而來的,由民間社會發動政府適時回應,中國大陸重新回到尊重和發揚傳統文化的軌道上,重新接上儒家傳統與強調以中國文化為國家發展的指標與教育的方向,大陸現在不但在經濟生產上多次突破現代化的限制,在科技和文化研究前沿上已有突破西方文化的表現。大量尖端人才和各種創新的意念的湧現,民族信心旺盛,使中國走上國際舞台的能力愈來愈盛大,不可謂不是傳統文化之功。
有時使人感慨的是,歷史的錯誤很快的又在你面前重新出現。中國過去近150年的歷史發展,現似乎以小型的蛻變了的版本在台灣出現!台灣自李登輝開始的去中國化正是這種文化自我殖民的版本。除了少數原住民之外,台灣自明鄭或更早之前,所謂四百年的台灣歷史中,台灣人都是來自中華文化的漢族,都具有中華民族的血統,都是用中華民族原有的語言、文字、器具居所生活方式、儒家的價值民間宗教等等,即中華文化的生活。中華民國之下的人民都是徹頭徹尾的中華民族的人民與文化群體。中國大陸與台灣根本上是同種同民的一族中國文化本是我們自己的文化,絕不是外來的或侵略者的文化---如果是也只可能是對原來比我們的祖先更早居住在這裡的原住民為外來的民族和文化。如果我們的祖先有侵犯他們的行為,我們自然應對他們進行贖和補償。但所謂本省人與外省人的區分根本沒有任何血緣或文化的正當性與客觀性。豈有單以先後來台而作區分之理?—更何況四百年來,大陸與台灣在人民的來往和交流中從沒中斷過來往的人們都不認為自己是遷到外國去,是去移民。我們的祖先來台只是在開墾荒地,擴展生活的空間。唯一稍有例外的一段時間是日本統治台灣的五十年。日本分明是以強權和用暴力奪取台灣的不同的民族,也有不同的文化、語言、價值等等。日本是大和民族與台灣人民沒有任何的民族關係日本的統治自然是殖民主義的統治明顯地是要利用台灣作為進一步侵略與當時台灣人民同一血緣的中華民族的中華大地以及利用台灣的資源和人力強化大和民族的家利益日後更為了鞏固統治權和保護大日本國進行日化,培植和統戰台灣的知識分子進行歸日化,以分裂台灣人民的團結與忠誠等等但民間的來往仍然超出殖民政府的管豁之外---當然也有當時的日本政府利用反滿清政府有利日本侵華的考量,使流亡在外的反滿清的革命黨人在台日之間活動。在1945年日本投降之後台灣一般人民都慶祝回歸祖國慶祝能夠重新回歸成為中華民國的公民當年有像如日本佔據台灣時所引起的激烈的反抗和屠殺嗎?所謂228事件是民怨的爆發而不是反侵略的對抗---當時被殺的恐怕是剛來台的外省人多於所謂本省人,是政府恐共與人民不滿的內部對抗,和國民黨恐共的心理和行的結果,絕對不是所謂反殖民的起義國民政府在接收台灣時沒有擺脫刼收的弊病引起近乎當時大陸一般人民反國民黨政府的心態(其中自然混有共黨的推動和日本殖民餘下的影響力的煽動)而當時腐敗的官員瞞上欺下,企圖運用強壓的方式以推責任,因而引發更激烈的反抗政府濫權和濫殺無辜自然是應該下台的,但並不表示這是反殖民主義的革命。228事件的受害者和家屬,不管新來或數代已在台的人民,以及後來在所謂白色恐怖統治中的受害人和家屬都有權尋求翻案和獲得賠償。但把反殖民主義的口號強加這些受害者身上並不是尊重他們的犧牲和苦難,而是在政治上作為排斥所謂外省人,獨佔政權的目的。
人民對政府的施政不滿而有種種批評以致反對甚至以行動推翻政府都不是反殖民運動只有針對外族和外來文化才有所謂反殖民主義的意義反對曾經殖民台灣的日本人和日本文化才可算是一種反殖民主義才算是爭取民族自主自立的運動1945年中華民國在日本投降後接收台灣,是使原屬中國版圖的台灣島回歸與中國大陸為一體,此是對強權的侵略與殖民的勝利而此後之消除日本文化之影響回歸中華文化正是中華民族解救五十年來台灣人民被思想與文化殖民的惡運回復自己作主的地位除了當時深受日化而自以為是日本人的人們之外此中實無任何外族或外族文化的壓迫可言。嚴格來說,縱使當時歸化日本的台灣人因為本是中華民國的公民仍然有權利在台灣居留和發展自己所擁有的日本文化與價值---這在當時也如此,並沒有發生驅趕這些深受日本文化熏陶的人民離開,甚至日後也沒有受到歧視,歸化日本和改了日本名字的李登輝甚至被積極培養即是一例白色恐怖乃是當年國民黨在陸政治與軍事鬥爭失利之後針對台灣國民中的共產黨與同路人的迫害無關乎文化的差異性白色恐怖也不是文化上的敵對行為自然也不是推行殖民主義的行動換言之,從文化與血緣的角度來說,台灣人民根本上無所謂反中國文化殖民可言。反之,李登輝開始推動的去中國化,除了強調政治上的自主之外更重要的是要去除台灣本有的中國文化,基本上是要以具有中華民族血緣的台灣人排除自己的文化,這才是以非中華民族和非中華文化的立場去反中華文化。這正是推動原屬中華民族具有自己文化的台灣人民去自我殖民。此如90年代末期開始,取消具有中華文化傳統中的節日,只紀念228事件,把中國歷史視如外國史,把日本侵略中國和佔據台灣以及各種屠殺台灣人民祖先的事蹟抹除,現在更進一步在中文課綱內開始選取日人的作品作為國家教育的教材等等,都是意圖排斥台灣與中華文化本是一體的根源,讓台灣的下一代開始不能在文化上與中華文化有自我認同感。這正是自我殖民的具體行動。這種行動不但推動台灣與中國大陸在政治上的脫離,更重要的是在文化上使台灣後代變成無主的殖民地人民,對於台灣的自我認同,心理創傷,以及各種文化創造的可能性,都產生嚴重的挫折。
沒有高度和深厚的文化傳統,妄談創造與發展,實是無根之談。西方文化之有過去300年的輝煌發展,是根於數千年的歷史文化累積,是根於他們自信自己的文化與價值有高度的成就。自我殖民無異於讓自己的第一天性與第二天性在最深層上嚴重地互相衝突鬥爭不但個體生命受到嚴重的折磨與挫敗。此在被殖民的人民特別是知識分子身上,有最明顯的人格上的無法自我認同和心理屈辱,理想的破滅等心理創傷沒有一個個人以至一個民族能在價值混亂,自我認同上產生矛盾,而可以有任何高度的創造和貢獻的可能。如果仍然不知道在中華民族的族群裡盲目推動去中國文化的惡果也許,大陸的文化大革命和太平天國之反對中國文化的例子,可以為我們的前車之鑑。


**最純真與愛護台灣的詩人余光中先生以九十的高齡拒斥在中學課本中減少中國傳統文學的篇幅可說是反對台灣一些人的文化自我殖民的表現本文是為《鵝湖月刊》201712月號之社論而寫,而不幸在完成此文時接到詩人去世的消息,謹藉此文以致哀悼之意。(記于20171214)

2017年4月26日 星期三

退休保障與年金改革:一個民主政體的治理課題

李瑞全

台灣社會與政黨目前熙熙攘攘以至部份人士激烈抗爭陳情的年金改革的問題,固然是每一個為社會服務到老,退休下來的公民如何生活的問題,但它同時也是一個國家如何為公民制產,以保障為社會服務了一生之後,有一個合理的晚年生活。此中也涉及社會經濟制度、政府治理與未來世界的發展問題。這是讓人民在最需要和最弱勢的人生最後的階段得到「老有所終」的願望,不致淪為「鰥寡孤獨廢疾」的可憐無告的「下流老人」。但在這些紛紛嚷嚷的討論中,不但常見爭議者各執一詞或一面而有許多片面的誤解誤導,以至混同政黨的意識形態在內的意氣之爭。而其中一些重要的概念和分限卻完全沒有清晰簡要的說明作為討論的共同基礎,以至只是各說各話,互相攻訐不休其中最關鍵的核心概念,如「年金」或「退休金」(pension)一詞是什麼意義?(本應只用「退休金」一詞較簡單和少歧義,但由於台灣政界採用「年金」一詞,故以下所說,兩詞的意思相同,其內容意義見下文之說明);沒有人認真說明為何「年金會破產」;更有是混淆退休金與恩卹,是世代之間的鬥爭,軍公教與勞工之間的階級的不公義分配,是過去和現在領取退休金反對改革的人在侵佔以至危害國家財政的事,等等。
暫且丕說前因如何,目前的退休金制度確是有破產的現象---不是馬上破產,而是經過精算,按目前有的基金和未來的撥款與投資收益和每年領取退休金的總額的收支對比,是可以計算出來,若干年後基金即會一文不存,是即破產。破產自然是當時身處退休地位的人將會領不到一文錢,這自然是對現在還未退休,屆時或更後才退休的人是極為不公平的----事實上也是對所有在領退休金的人都不平,因為,他們都交了退休金的提撥(暫不管多少),結果卻在最後沒有受到保障,會領不到錢,生活無着。因此,政府必須處理這個嚴重影響每個為社會服務一輩子的公民的最基本的權益,不能讓年金破產。事實上,這個制度面臨破產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最晚在馬英九政府的時候已提出破產之說,知道退休基金已面臨破產。當然,破產的根源也不是馬英九政府所造成的,但馬政府不處理卻把它掉給後任的政府,讓它更惡化,脫不了政治責任。年金破產應追溯到當初由政府從全包式的撫卹,改變成為提撥,由人民與僱主和政府三方供款的方式來安排退休老人生活的設立開始。正式推行的時間始自1995年。但是,我不是說這個退休金制度的制訂不好,其實它是朝向一個更好的發展,和更有可能和公平地照顧和保障退休老人晚年生活的一個重要的公共制度。這是朝向使每個人都真能達到「老有所終」的重要條件。(「老有所所終」還有長期照護的問題,此當另論。)但是,制訂如此的一個制度必須有一個可靠的「精算」報告。如果這個精算沒有嚴重錯誤,一般而言,退休金的制度不會破產,只有可能由於通貨膨漲,或投資不利等,會縮減屆時所取得的退休金數額。由於歷史因素,如開始時基金根本沒有足夠的財力或由於僱員薪金偏低提撥不足,而日後社會發展不如預期,因而使到收支日益不平衡,最終入不敷出,因而破產。但精算是政府的責任而日後管理投資的方式也完全是政府所決定受益和擁有退休基金的人民是無法也沒有參與的台灣的特殊情況是由於軍公教警消勞等各行業受僱人員的基本工資偏低,因而只按一般的安排,退休老人可能還是不足以有一可堪糊口的生活,更不要說有其他殘疾的情況。因此當時提出所領的退休金回存(也是因為當時政府實不能一下子拿出如此龐大的現金)得到多於當時的存款利息(12%)作為誘因,此所以有18%的原因,用以補償退休老人得到合理的生活水平,也同時穩定社會資金和國庫的庫存。
另一方面,由於基金是由政府管理的,如此龐大的資金是對於市場可以起關鍵性影響的財力,也自然是保管人很容易圖利的工具。在制訂退休金時,管理權一直在政府手裡。而在過去,四大基金常被用來救市。救市也不必是負面的,諸如香港的「強積金」(即是退休金)也曾被利用來救市,但在救市成功之後卻有巨大的盈利,因為,基金一般是在股市危機即低值時買入,股市回升自然獲利。但台灣的基金(據說除了部隊的基金之外)卻虧損了3000多億!這不但是一個要認真追查和改進的管理制度,也是為什麼,今天不論基金是否破產,或因什麼原因破產政府其實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據聞,主計處曾說,「年金破產不是國家負債」,基金確不是政府的資產,它自負盈虧但卻不可以那麼簡單便可以為政府推卸一切責任,因為,它一直操控在政府手上。甚致在西方國家,如美國各種退休金都是由各基金自行信托和管理,如果管理公司破產政府都有一個最後的保障機制,即由國家承包最後的責任,提供最低的保障使公民不致因為托管公司破產而無以生活。在台灣,政府實具有雙重保障的責任。
以下先釐清一些相關的概念和權責,至於政府的責任,下文再作分析。《》

一、退休金的來源與管理
1995年台灣正式推行提撥式的退休金制度,即依員工之月薪收入的若干比率(通常是漸進式的,一般約訂於10%上下),由僱主與政府按一定的比例提撥,成立一基金來管理。在台灣,政府是軍公教(含警消)的僱主,所以身兼兩職,員工所出之薪金算35%,政府再提撥65%;私人企業則是:勞工佔20%,僱主佔70%,政府佔10%。由此分別構成四大基金。這些基金未算入個人工作時要繳交的薪俸稅之內,故屆齡領取時還是要繳稅的。因此,這些提撥的款項乃是員工工作時的一部份薪金,只是尚未領取這是僱員為自己退休後的生活所做的儲蓄。是以,主計處說「年金」的盈虧與國家負債無關,這是對的。因為它不是國家的資產,政府只是托管者。因此,這裡所說的「年金」不是政黨爭取選票時亂開的三節獎金,或農民「年金」之類,它是公民在工作時所應得的薪資的一部份,不是政府的恩卹,不是政府可以隨意收回的。因此,我們應為它正名為「退休金」,以免混淆。只是員工這一部份薪資暫不領取(或分發),待退休時作為員工之生活費用。因此,它是一種社會儲蓄,員工是基金擁有者,即基金是所屬的員工共同擁有的。由於供款多少是採比例制,薪資愈高者每月的提撥愈多,薪資低者則提撥低。因此,退休後所得是按員工在職時的薪資計算,並沒有那一個職級取得更多或更少,或佔領了他人的財產。但此中可以有些個別的人,如短期出任高職的高官,可能利用此一漏洞,領取遠高於平常薪資和提撥多倍的退休金。
退休金的計算是一個相當複雜的程式。它不但要計算每個員工薪資和供款比率,也要計算薪資在未來到退休時的增加,至於最後以那一個時期的薪資為基礎計算退休金的實數,會有不同的方式。目前是以最後一個月的薪資為基數,這自然是一個員工最高的薪資,是有偏高的情況。也有以最後五年,或十五年薪資平均計算等等的方式。這是可以加以理性討論和作出合理的解決。其他列入計算條件包括服務年限和年歲,歷年投資估算的收益等一般依保守預計(採取保守穩重的投資組合)來計算最保守的是依存款利息來計算因此,經過25年或更長的年期,基金應有合理的增長員工的退休金額顯然應當超過總共的供款實數當然,由於當初的精算不會提供百分之百的給付率如有盈餘也不會提高,但可以考量通貨膨漲來提升等,基本上是按預估時所設定的替代率來給付如果當初的精算沒有太粗濫或故意壓提撥退休金給付的數額應相對地是穩定的(這也是使社會能夠安定的要素)。如有重大條件改變(如金融危機出現而有嚴重虧損)管理者(在台灣即是政府)應即加以調整,不應拖延到不可挽回及面臨破產時才提出改革。這是由政府保管和兼管理基金時會有的流弊---當政者不敢提出改革,特別是降低退休金的替代率或提高供款比例,因為懼怕選民的反對而敗選。這在目前的「年金」面臨破產的情況即是由制訂年金後歷任政府的嚴重失職,不會因為把燙手山芋交給下一任政府就可以免責。蔡英文政府敢於面對此一困境和作出積極的補救,可說是挽救退休基金破產以至不可收拾之前最後一次的機會,是一負責任的政府,是值得肯定的。但如何改革才足以回應破產問題和減輕退休人士的損失和得以維持一合理或最低限的舒適的生活,卻是對當政者的政策和推行方法是否恰當的最嚴峻的考驗。改革也許是大家都支持的,但如何改革則還需要很多溝通妥協在內。

二、政府保障與誠信原則
同時值得注意的是由於每位員工最後的退休金數額是經過精算和員工要滿足若干設定(如服務年期和年歲等)要求才能領取的計劃,因此,退休金是一種「確定的退休計劃」(defined pension plan),應具有合理的保障。而政府正是這一保障機制中最後的承擔者。退休基金不斷虧損,而歷屆政府都沒有按時作出合理調整,讓退休基金可以有較長年期減緩調整幅度修補漏洞,讓退休人員可以逐步適應和不致遭受嚴重的損失,這是歷任政府的嚴重失職以至今天面臨短期即要人民承受巨大的削減之痛。當然,基金已瀕臨破產,亦不得不改革,改革亦非無理。但如何改革,並非單方面的規劃即可認定為絕對合理的。政府或政黨不能認為員工和退休人士不接受政府所提的改革即是非理性或不公義或貪圖私利,或指責僱員不能分擔時艱來拒絕他們的要求。因為這是人民把一生最終的生活保障付托給政府的信任信賴原則(legitimate expectation)在此是有重要的政治意義的。根據中華民國司法院大法官第525號解釋,信賴原則是指政策或法規改動時要兼顧所保障的對象的損害與補償或適當的過渡條款,不能使人民失去對政府的信賴。「民無信不立」,政府不能回應人民合理的期望,可說同時是把民主政體的可信任性(trustfulness)也付諸一擲,不可不慎。如何通過對話與協商來取得一種雙方都可以接受的補救,正是民主體制最應表現最大的容忍度的時候。

三、「年金」改革爭議中的誤解與誤導
在這場年金或退休金改革之中,各方的討論也常是各說各話,而其中也有許多誤解與誤導在內。首先,退休金不是由下一代出資來養上一代的制度。它基本上是每個人為自己未來所作的儲蓄和保險,如果出了問題,也只是退休的人與政府之間的問題,並不涉及其他人,更不涉及下一代的退休保障。因此,退休金的改革不是世代對抗的問題。同時退休保障也與少子化無關因為退休並不是由他人的供款而來。由於退休金的供款是各按員工的薪資而制訂,月薪多者多提撥日後自然也應得回較多的退休金,因此,也沒有軍公教侵佔了勞工界的權益的事勞工退休之所以偏低,是因為勞工薪資偏低,提撥自然較少,日後的退休金也自然較少,並不是因為其他職別的退休人士多取了勞工的退休金。以台灣社會之經濟發展勞工在如此低的薪資和長時間的工時來維持基本的生活包括養家活兒,實表示台灣社會有欠負他們的地方,或更明確地說,政府沒有保護勞工不受資本家的剝削,不能合理地分享經濟的成果。因此,政府有責任保障他們在退休時有一合理的生活水平。但這不足以構成政府有藉口去把另一職業界別的退休金來填補勞工的退休金缺口。對勞工的這種保障是國家對人民最低的生活保障,可說已不止是福利,實是人民生存的基本權利了。勞工退休的安排,應建立在日常工資的基本保障上,即勞工不必以過勞的方式工作,而能取得合理的薪資來養家活兒。由此而有合理的提撥日後的退休生活也才可能有一合理的保障。
在面臨退休基金要破產時,退休人士也不能不接受退休金的替代率必須降低。這自然是低於原初精算中所會獲得的退休金的數額這確是要共體時艱的事因此,這自是會傷害部份退休人士原初有的規劃。此時以原初規劃可以退休後旅遊、聘外勞照顧等等,在基本生活需求之上的規劃,自不免要受到很大的折扣。部份需求,如老年有殘障需要長期照護的需求,只能由政府另行作支援或安排,不能作為理據拒絕退休金的改革,因為,這將使改革無法進行或落實,以達到解除破產的危機。但是,這也只是很少數人的一些特殊需求,不能藉此以指控反對改革或反對政府所提出的改革辦法的人都是自私貪政府也不能以激烈的手段來解決,或嚴重傷害人民的合理期望。基本上,雙方協調以循序漸減進行改革是較可行的方式。
至於上文所說的信賴原則也不是拒絕改革的絕對理由。因為,現在的情況與當初的精算有距離,且距離很大,已經去到破產邊緣不能不作改革這是信賴原則之下也要接受的信賴原則在此只能促使政府盡最大的可能讓改革的傷害減到最低。至於有說「年金不會破產」,是政府的詐騙,云云。這在正常情況之下,在沒有精算錯誤之下,退休金確是不會破產的。但在如此多年人為的疏失與不當處理之後,雖然退休基金目前還有相當大量的存款或資產但它的破產日期是可以計算出來的。在一個意義之下,退休基金早已被透支,也可以說在過去二十年基金已被退休人士領取超過了可以支付的數額。傷害已經造成,我們也真的要共體時艱,期望能渡過此艱難時期。

四、「年金」何以破產
不管我們要如何解決退休金面臨破產的困局,我們要了解年金為何會破產,否則,正如目前政府所提出的改革時所常表明的,縱使根據所擬方案改革了,替代率作了最嚴厲的降低,但基金在若干年後仍然會破產,屆時是否又要再降低來拖延殘喘呢?政府所提的改革也沒有面對這一終極的危機,只是見一步行一步,這不是根本解決之道。只有當我們了解退休基金為何會破產,才有可能合理的回應此一嚴重的民生問題。
退休金制度可以出錯的地方不少。其中最關鍵的自是精算的方式。由於退休金的支付不是即時的,而是要相當長期的估算,所要參考的數據不只是當前的,同時也要有相對的長期發展的預估。如果其中有變化,諸如利息升降投資逆順金融風暴等,政府必須及時加以重估和調整,否則基金會流失很快。而其中更重要的是對經濟的長期發展的評估,包括人民的薪資的增長和通貨膨的壓力等計算時不能盲目樂觀,或抗拒承認在自己治理之下經濟會停步不前等等。不實的精算,實是自欺欺人的策略。因此,對於退休金的精算和調整,實要有強力的監督的力量和實踐。
台灣的退休基金是政府代為管理的,而且數額非常龐大,可以影響金融股市和各種投資發展因而很容易受當權的政府所操控和利用。台灣的四大基金常被用來救市,即是一例。但政府利用基金卻不必是為基金利益著想的,更有可能是政府中人或政黨會利用基金的投資來自利。若只就救市來利用基金,實不必是虧損的。事實上,這可以是一種良好和合理的投資方式,如果主其事的人確為增加基金着想,救市是低時買入優質的股票,救市成功自然可以在高位放出,應是最容易獲利的。但台灣的基金(除軍方的基金外)卻虧損了3000多億!這自是有很多人為因素在內。政府應去追查何以有這種巨大的虧損出現,應去追討相關人士和官員的責任。這種情況在於政府不但是保管者,同時也是管理者,因此,沒有在政府之外的第三方的監管----甚至可以說根本沒有監管。濫用和五鬼運財的手法會層出不窮因此,要避免此種情況再出現,基金應交由公共的法人管理,政府負責保管財產和嚴密監察法人的管理和投資。在國外,一般都由法人委托善於投資的金融企業來運作,法人團體擔任第一線的監管視業績成果而聘任或辭退管理人通常都有較好的業績。一般而言,由於退休基金是人民最後的生活保障應採取較保守的投資不妄求巨大的利潤因為愈高的利潤風險也愈高。也因此,退休基金一般不會破產,但領取人可能因為各種經濟和市場因素而減低了屆時取得的退休金數額。
此外,如果政府或企業沒有提撥應交的基金,政府應即追收。至於勞工的情況,由於薪金偏低,為了當前有多一些工錢可用有些勞工會與僱主妥協,少報工資,因此少交提撥。僱主自然也可以少交提撥。結果是勞工最後能領取的退休金更少。最終勞工的退休生活費用必須由政府從公帑來支持最低的生活所需這種情況在台灣各行業的最低層員工中相當普遍因此,政府要嚴加監管和處罰不依確實薪資提撥供款的企業,以保障勞工的基本權益,提升他們的退休金的替代率。

五、對當前的退休金或「年金」改革的一些建議
退休金是我們每個人在最需要維持基本生活時所必須有的生活費用因此,退休基金面臨破產是我們每個人都必須面對和應同心合力解決的問題。但我們不要把現在領取退休金的問題的負擔加在目前正在工作和提撥退休金的人們身上,不能說若干年後,退休金又會破產,屆時他們將領不到分文,等等。現在一直在提撥的有職人士,他們提撥的是他們未來的養老金,不能挪為他用。因此,目前尚未退休或正開始出社會工作的人,他們的退休金應精算再提撥,另由政府和法人管理,不能用為去填補目前已破產或面臨破產的基金。當然在運用上是可以暫時挪用新收到的提撥資金進行共同投資,但他們仍有被保障退休時有合理的退休金可領取的。
由於目前退休基金有嚴重的虧損,除了應有的提撥數額之外政府有責任額外注資去填補此中的虧損。如同上文已說明的,政府有管理不善和有責任作最後的擔保,因此,政府必須加以適量的注資,不能視為無關國家負債而不採取埴補的行動。這是政府在目前必需要盡的保民養民的優先責任。因此,政府應制訂一個長期的填補計劃,注資的額度可分期,而注資的數額則以補足原來的缺口原則上不影響今天提撥的員工日後應得的退休金。由逐年注資以徹底解除退休基金破產的危機。至於由此注資可能對政府目前和未來的資金和發展規劃可能產生限制或不良影響,或可以把部份發展計劃交由基金作投資的項目,共同贏取投資的利益,使基金得以穩定。基金穩定也是社會穩定的基礎。

六、退休金的其他考量
在這次爭議中還有一項不太被重視和討論的項目,即,尚存的配偶是否可以繼續領取1/2之一的退休金的問題。有認為退休金是當事員工的退休生活的保障,與配偶無關,且有引國外沒有如此的一項為由,建議取消或再減為1/3,云云。事實上,當事人去世後,配偶繼續領取部份退休金的安排,在國外的退休金保障中也是有的。這完全是視乎制訂退休金時的評估內容。在夫婦各有工作,各有退休金保障之下,配偶各自有足夠的退休生活費,自然不需要領取已去世的配偶的部份。但在只有一配偶工作養家活口的情況之下,另一配偶沒有任何退休保障,繼續領取退休金也是有必要的。因為,由於是共同生活,配偶所得即是共同所得,則在有退休金保障的配偶死亡之後,尚存的配偶卻變成生活完全無著,這是不合理的。而且,單人生活的費用是否即可減半應付得來,這是很有疑問的。事實上,男女的平均壽命相差不多基金精算時是可以把此因素加進去的。如果不能全額給尚存的配偶,1/2恐怕已是僅堪存活的了。目前政府有開辦家庭主婦的退休金式的計劃,但提撥極少---一個月只有700元,日後能領取的也極有限因為舉辦時間很短,據聞近日有每月由此基金只領取得20同時,據聞目前參加者不多,特別是勞工階層中的家庭這對於婦女在晚期生活的保障實不足夠。政府或應考量以福利津貼的方式補助有需要的婦女或老人。據所知,香港政府對老人的生活補貼(稱為生菓金)每月也有約3000元台幣,老人到65歲即享有,完全不用當事人提撥。

另一項有關基金投資的是倫理的考量。國外大型的基金對於投資的對象也有倫理或道德的考量。他們主要是針對一些對社會或民眾產生傷害的企業而拒絕購買他們的股票,如對於從事製造香煙製造武器的企業,或金融組合的股票中含有類似企業的股份的都拒絕購買。也有多投資所謂綠色企業的股票等。這也是基金可以作更有倫理效益的投資的表現。這是基金在投資中應有的一些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