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6日 星期三

退休保障與年金改革:一個民主政體的治理課題

李瑞全

台灣社會與政黨目前熙熙攘攘以至部份人士激烈抗爭陳情的年金改革的問題,固然是每一個為社會服務到老,退休下來的公民如何生活的問題,但它同時也是一個國家如何為公民制產,以保障為社會服務了一生之後,有一個合理的晚年生活。此中也涉及社會經濟制度、政府治理與未來世界的發展問題。這是讓人民在最需要和最弱勢的人生最後的階段得到「老有所終」的願望,不致淪為「鰥寡孤獨廢疾」的可憐無告的「下流老人」。但在這些紛紛嚷嚷的討論中,不但常見爭議者各執一詞或一面而有許多片面的誤解誤導,以至混同政黨的意識形態在內的意氣之爭。而其中一些重要的概念和分限卻完全沒有清晰簡要的說明作為討論的共同基礎,以至只是各說各話,互相攻訐不休其中最關鍵的核心概念,如「年金」或「退休金」(pension)一詞是什麼意義?(本應只用「退休金」一詞較簡單和少歧義,但由於台灣政界採用「年金」一詞,故以下所說,兩詞的意思相同,其內容意義見下文之說明);沒有人認真說明為何「年金會破產」;更有是混淆退休金與恩卹,是世代之間的鬥爭,軍公教與勞工之間的階級的不公義分配,是過去和現在領取退休金反對改革的人在侵佔以至危害國家財政的事,等等。
暫且丕說前因如何,目前的退休金制度確是有破產的現象---不是馬上破產,而是經過精算,按目前有的基金和未來的撥款與投資收益和每年領取退休金的總額的收支對比,是可以計算出來,若干年後基金即會一文不存,是即破產。破產自然是當時身處退休地位的人將會領不到一文錢,這自然是對現在還未退休,屆時或更後才退休的人是極為不公平的----事實上也是對所有在領退休金的人都不平,因為,他們都交了退休金的提撥(暫不管多少),結果卻在最後沒有受到保障,會領不到錢,生活無着。因此,政府必須處理這個嚴重影響每個為社會服務一輩子的公民的最基本的權益,不能讓年金破產。事實上,這個制度面臨破產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最晚在馬英九政府的時候已提出破產之說,知道退休基金已面臨破產。當然,破產的根源也不是馬英九政府所造成的,但馬政府不處理卻把它掉給後任的政府,讓它更惡化,脫不了政治責任。年金破產應追溯到當初由政府從全包式的撫卹,改變成為提撥,由人民與僱主和政府三方供款的方式來安排退休老人生活的設立開始。正式推行的時間始自1995年。但是,我不是說這個退休金制度的制訂不好,其實它是朝向一個更好的發展,和更有可能和公平地照顧和保障退休老人晚年生活的一個重要的公共制度。這是朝向使每個人都真能達到「老有所終」的重要條件。(「老有所所終」還有長期照護的問題,此當另論。)但是,制訂如此的一個制度必須有一個可靠的「精算」報告。如果這個精算沒有嚴重錯誤,一般而言,退休金的制度不會破產,只有可能由於通貨膨漲,或投資不利等,會縮減屆時所取得的退休金數額。由於歷史因素,如開始時基金根本沒有足夠的財力或由於僱員薪金偏低提撥不足,而日後社會發展不如預期,因而使到收支日益不平衡,最終入不敷出,因而破產。但精算是政府的責任而日後管理投資的方式也完全是政府所決定受益和擁有退休基金的人民是無法也沒有參與的台灣的特殊情況是由於軍公教警消勞等各行業受僱人員的基本工資偏低,因而只按一般的安排,退休老人可能還是不足以有一可堪糊口的生活,更不要說有其他殘疾的情況。因此當時提出所領的退休金回存(也是因為當時政府實不能一下子拿出如此龐大的現金)得到多於當時的存款利息(12%)作為誘因,此所以有18%的原因,用以補償退休老人得到合理的生活水平,也同時穩定社會資金和國庫的庫存。
另一方面,由於基金是由政府管理的,如此龐大的資金是對於市場可以起關鍵性影響的財力,也自然是保管人很容易圖利的工具。在制訂退休金時,管理權一直在政府手裡。而在過去,四大基金常被用來救市。救市也不必是負面的,諸如香港的「強積金」(即是退休金)也曾被利用來救市,但在救市成功之後卻有巨大的盈利,因為,基金一般是在股市危機即低值時買入,股市回升自然獲利。但台灣的基金(據說除了部隊的基金之外)卻虧損了3000多億!這不但是一個要認真追查和改進的管理制度,也是為什麼,今天不論基金是否破產,或因什麼原因破產政府其實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據聞,主計處曾說,「年金破產不是國家負債」,基金確不是政府的資產,它自負盈虧但卻不可以那麼簡單便可以為政府推卸一切責任,因為,它一直操控在政府手上。甚致在西方國家,如美國各種退休金都是由各基金自行信托和管理,如果管理公司破產政府都有一個最後的保障機制,即由國家承包最後的責任,提供最低的保障使公民不致因為托管公司破產而無以生活。在台灣,政府實具有雙重保障的責任。
以下先釐清一些相關的概念和權責,至於政府的責任,下文再作分析。《》

一、退休金的來源與管理
1995年台灣正式推行提撥式的退休金制度,即依員工之月薪收入的若干比率(通常是漸進式的,一般約訂於10%上下),由僱主與政府按一定的比例提撥,成立一基金來管理。在台灣,政府是軍公教(含警消)的僱主,所以身兼兩職,員工所出之薪金算35%,政府再提撥65%;私人企業則是:勞工佔20%,僱主佔70%,政府佔10%。由此分別構成四大基金。這些基金未算入個人工作時要繳交的薪俸稅之內,故屆齡領取時還是要繳稅的。因此,這些提撥的款項乃是員工工作時的一部份薪金,只是尚未領取這是僱員為自己退休後的生活所做的儲蓄。是以,主計處說「年金」的盈虧與國家負債無關,這是對的。因為它不是國家的資產,政府只是托管者。因此,這裡所說的「年金」不是政黨爭取選票時亂開的三節獎金,或農民「年金」之類,它是公民在工作時所應得的薪資的一部份,不是政府的恩卹,不是政府可以隨意收回的。因此,我們應為它正名為「退休金」,以免混淆。只是員工這一部份薪資暫不領取(或分發),待退休時作為員工之生活費用。因此,它是一種社會儲蓄,員工是基金擁有者,即基金是所屬的員工共同擁有的。由於供款多少是採比例制,薪資愈高者每月的提撥愈多,薪資低者則提撥低。因此,退休後所得是按員工在職時的薪資計算,並沒有那一個職級取得更多或更少,或佔領了他人的財產。但此中可以有些個別的人,如短期出任高職的高官,可能利用此一漏洞,領取遠高於平常薪資和提撥多倍的退休金。
退休金的計算是一個相當複雜的程式。它不但要計算每個員工薪資和供款比率,也要計算薪資在未來到退休時的增加,至於最後以那一個時期的薪資為基礎計算退休金的實數,會有不同的方式。目前是以最後一個月的薪資為基數,這自然是一個員工最高的薪資,是有偏高的情況。也有以最後五年,或十五年薪資平均計算等等的方式。這是可以加以理性討論和作出合理的解決。其他列入計算條件包括服務年限和年歲,歷年投資估算的收益等一般依保守預計(採取保守穩重的投資組合)來計算最保守的是依存款利息來計算因此,經過25年或更長的年期,基金應有合理的增長員工的退休金額顯然應當超過總共的供款實數當然,由於當初的精算不會提供百分之百的給付率如有盈餘也不會提高,但可以考量通貨膨漲來提升等,基本上是按預估時所設定的替代率來給付如果當初的精算沒有太粗濫或故意壓提撥退休金給付的數額應相對地是穩定的(這也是使社會能夠安定的要素)。如有重大條件改變(如金融危機出現而有嚴重虧損)管理者(在台灣即是政府)應即加以調整,不應拖延到不可挽回及面臨破產時才提出改革。這是由政府保管和兼管理基金時會有的流弊---當政者不敢提出改革,特別是降低退休金的替代率或提高供款比例,因為懼怕選民的反對而敗選。這在目前的「年金」面臨破產的情況即是由制訂年金後歷任政府的嚴重失職,不會因為把燙手山芋交給下一任政府就可以免責。蔡英文政府敢於面對此一困境和作出積極的補救,可說是挽救退休基金破產以至不可收拾之前最後一次的機會,是一負責任的政府,是值得肯定的。但如何改革才足以回應破產問題和減輕退休人士的損失和得以維持一合理或最低限的舒適的生活,卻是對當政者的政策和推行方法是否恰當的最嚴峻的考驗。改革也許是大家都支持的,但如何改革則還需要很多溝通妥協在內。

二、政府保障與誠信原則
同時值得注意的是由於每位員工最後的退休金數額是經過精算和員工要滿足若干設定(如服務年期和年歲等)要求才能領取的計劃,因此,退休金是一種「確定的退休計劃」(defined pension plan),應具有合理的保障。而政府正是這一保障機制中最後的承擔者。退休基金不斷虧損,而歷屆政府都沒有按時作出合理調整,讓退休基金可以有較長年期減緩調整幅度修補漏洞,讓退休人員可以逐步適應和不致遭受嚴重的損失,這是歷任政府的嚴重失職以至今天面臨短期即要人民承受巨大的削減之痛。當然,基金已瀕臨破產,亦不得不改革,改革亦非無理。但如何改革,並非單方面的規劃即可認定為絕對合理的。政府或政黨不能認為員工和退休人士不接受政府所提的改革即是非理性或不公義或貪圖私利,或指責僱員不能分擔時艱來拒絕他們的要求。因為這是人民把一生最終的生活保障付托給政府的信任信賴原則(legitimate expectation)在此是有重要的政治意義的。根據中華民國司法院大法官第525號解釋,信賴原則是指政策或法規改動時要兼顧所保障的對象的損害與補償或適當的過渡條款,不能使人民失去對政府的信賴。「民無信不立」,政府不能回應人民合理的期望,可說同時是把民主政體的可信任性(trustfulness)也付諸一擲,不可不慎。如何通過對話與協商來取得一種雙方都可以接受的補救,正是民主體制最應表現最大的容忍度的時候。

三、「年金」改革爭議中的誤解與誤導
在這場年金或退休金改革之中,各方的討論也常是各說各話,而其中也有許多誤解與誤導在內。首先,退休金不是由下一代出資來養上一代的制度。它基本上是每個人為自己未來所作的儲蓄和保險,如果出了問題,也只是退休的人與政府之間的問題,並不涉及其他人,更不涉及下一代的退休保障。因此,退休金的改革不是世代對抗的問題。同時退休保障也與少子化無關因為退休並不是由他人的供款而來。由於退休金的供款是各按員工的薪資而制訂,月薪多者多提撥日後自然也應得回較多的退休金,因此,也沒有軍公教侵佔了勞工界的權益的事勞工退休之所以偏低,是因為勞工薪資偏低,提撥自然較少,日後的退休金也自然較少,並不是因為其他職別的退休人士多取了勞工的退休金。以台灣社會之經濟發展勞工在如此低的薪資和長時間的工時來維持基本的生活包括養家活兒,實表示台灣社會有欠負他們的地方,或更明確地說,政府沒有保護勞工不受資本家的剝削,不能合理地分享經濟的成果。因此,政府有責任保障他們在退休時有一合理的生活水平。但這不足以構成政府有藉口去把另一職業界別的退休金來填補勞工的退休金缺口。對勞工的這種保障是國家對人民最低的生活保障,可說已不止是福利,實是人民生存的基本權利了。勞工退休的安排,應建立在日常工資的基本保障上,即勞工不必以過勞的方式工作,而能取得合理的薪資來養家活兒。由此而有合理的提撥日後的退休生活也才可能有一合理的保障。
在面臨退休基金要破產時,退休人士也不能不接受退休金的替代率必須降低。這自然是低於原初精算中所會獲得的退休金的數額這確是要共體時艱的事因此,這自是會傷害部份退休人士原初有的規劃。此時以原初規劃可以退休後旅遊、聘外勞照顧等等,在基本生活需求之上的規劃,自不免要受到很大的折扣。部份需求,如老年有殘障需要長期照護的需求,只能由政府另行作支援或安排,不能作為理據拒絕退休金的改革,因為,這將使改革無法進行或落實,以達到解除破產的危機。但是,這也只是很少數人的一些特殊需求,不能藉此以指控反對改革或反對政府所提出的改革辦法的人都是自私貪政府也不能以激烈的手段來解決,或嚴重傷害人民的合理期望。基本上,雙方協調以循序漸減進行改革是較可行的方式。
至於上文所說的信賴原則也不是拒絕改革的絕對理由。因為,現在的情況與當初的精算有距離,且距離很大,已經去到破產邊緣不能不作改革這是信賴原則之下也要接受的信賴原則在此只能促使政府盡最大的可能讓改革的傷害減到最低。至於有說「年金不會破產」,是政府的詐騙,云云。這在正常情況之下,在沒有精算錯誤之下,退休金確是不會破產的。但在如此多年人為的疏失與不當處理之後,雖然退休基金目前還有相當大量的存款或資產但它的破產日期是可以計算出來的。在一個意義之下,退休基金早已被透支,也可以說在過去二十年基金已被退休人士領取超過了可以支付的數額。傷害已經造成,我們也真的要共體時艱,期望能渡過此艱難時期。

四、「年金」何以破產
不管我們要如何解決退休金面臨破產的困局,我們要了解年金為何會破產,否則,正如目前政府所提出的改革時所常表明的,縱使根據所擬方案改革了,替代率作了最嚴厲的降低,但基金在若干年後仍然會破產,屆時是否又要再降低來拖延殘喘呢?政府所提的改革也沒有面對這一終極的危機,只是見一步行一步,這不是根本解決之道。只有當我們了解退休基金為何會破產,才有可能合理的回應此一嚴重的民生問題。
退休金制度可以出錯的地方不少。其中最關鍵的自是精算的方式。由於退休金的支付不是即時的,而是要相當長期的估算,所要參考的數據不只是當前的,同時也要有相對的長期發展的預估。如果其中有變化,諸如利息升降投資逆順金融風暴等,政府必須及時加以重估和調整,否則基金會流失很快。而其中更重要的是對經濟的長期發展的評估,包括人民的薪資的增長和通貨膨的壓力等計算時不能盲目樂觀,或抗拒承認在自己治理之下經濟會停步不前等等。不實的精算,實是自欺欺人的策略。因此,對於退休金的精算和調整,實要有強力的監督的力量和實踐。
台灣的退休基金是政府代為管理的,而且數額非常龐大,可以影響金融股市和各種投資發展因而很容易受當權的政府所操控和利用。台灣的四大基金常被用來救市,即是一例。但政府利用基金卻不必是為基金利益著想的,更有可能是政府中人或政黨會利用基金的投資來自利。若只就救市來利用基金,實不必是虧損的。事實上,這可以是一種良好和合理的投資方式,如果主其事的人確為增加基金着想,救市是低時買入優質的股票,救市成功自然可以在高位放出,應是最容易獲利的。但台灣的基金(除軍方的基金外)卻虧損了3000多億!這自是有很多人為因素在內。政府應去追查何以有這種巨大的虧損出現,應去追討相關人士和官員的責任。這種情況在於政府不但是保管者,同時也是管理者,因此,沒有在政府之外的第三方的監管----甚至可以說根本沒有監管。濫用和五鬼運財的手法會層出不窮因此,要避免此種情況再出現,基金應交由公共的法人管理,政府負責保管財產和嚴密監察法人的管理和投資。在國外,一般都由法人委托善於投資的金融企業來運作,法人團體擔任第一線的監管視業績成果而聘任或辭退管理人通常都有較好的業績。一般而言,由於退休基金是人民最後的生活保障應採取較保守的投資不妄求巨大的利潤因為愈高的利潤風險也愈高。也因此,退休基金一般不會破產,但領取人可能因為各種經濟和市場因素而減低了屆時取得的退休金數額。
此外,如果政府或企業沒有提撥應交的基金,政府應即追收。至於勞工的情況,由於薪金偏低,為了當前有多一些工錢可用有些勞工會與僱主妥協,少報工資,因此少交提撥。僱主自然也可以少交提撥。結果是勞工最後能領取的退休金更少。最終勞工的退休生活費用必須由政府從公帑來支持最低的生活所需這種情況在台灣各行業的最低層員工中相當普遍因此,政府要嚴加監管和處罰不依確實薪資提撥供款的企業,以保障勞工的基本權益,提升他們的退休金的替代率。

五、對當前的退休金或「年金」改革的一些建議
退休金是我們每個人在最需要維持基本生活時所必須有的生活費用因此,退休基金面臨破產是我們每個人都必須面對和應同心合力解決的問題。但我們不要把現在領取退休金的問題的負擔加在目前正在工作和提撥退休金的人們身上,不能說若干年後,退休金又會破產,屆時他們將領不到分文,等等。現在一直在提撥的有職人士,他們提撥的是他們未來的養老金,不能挪為他用。因此,目前尚未退休或正開始出社會工作的人,他們的退休金應精算再提撥,另由政府和法人管理,不能用為去填補目前已破產或面臨破產的基金。當然在運用上是可以暫時挪用新收到的提撥資金進行共同投資,但他們仍有被保障退休時有合理的退休金可領取的。
由於目前退休基金有嚴重的虧損,除了應有的提撥數額之外政府有責任額外注資去填補此中的虧損。如同上文已說明的,政府有管理不善和有責任作最後的擔保,因此,政府必須加以適量的注資,不能視為無關國家負債而不採取埴補的行動。這是政府在目前必需要盡的保民養民的優先責任。因此,政府應制訂一個長期的填補計劃,注資的額度可分期,而注資的數額則以補足原來的缺口原則上不影響今天提撥的員工日後應得的退休金。由逐年注資以徹底解除退休基金破產的危機。至於由此注資可能對政府目前和未來的資金和發展規劃可能產生限制或不良影響,或可以把部份發展計劃交由基金作投資的項目,共同贏取投資的利益,使基金得以穩定。基金穩定也是社會穩定的基礎。

六、退休金的其他考量
在這次爭議中還有一項不太被重視和討論的項目,即,尚存的配偶是否可以繼續領取1/2之一的退休金的問題。有認為退休金是當事員工的退休生活的保障,與配偶無關,且有引國外沒有如此的一項為由,建議取消或再減為1/3,云云。事實上,當事人去世後,配偶繼續領取部份退休金的安排,在國外的退休金保障中也是有的。這完全是視乎制訂退休金時的評估內容。在夫婦各有工作,各有退休金保障之下,配偶各自有足夠的退休生活費,自然不需要領取已去世的配偶的部份。但在只有一配偶工作養家活口的情況之下,另一配偶沒有任何退休保障,繼續領取退休金也是有必要的。因為,由於是共同生活,配偶所得即是共同所得,則在有退休金保障的配偶死亡之後,尚存的配偶卻變成生活完全無著,這是不合理的。而且,單人生活的費用是否即可減半應付得來,這是很有疑問的。事實上,男女的平均壽命相差不多基金精算時是可以把此因素加進去的。如果不能全額給尚存的配偶,1/2恐怕已是僅堪存活的了。目前政府有開辦家庭主婦的退休金式的計劃,但提撥極少---一個月只有700元,日後能領取的也極有限因為舉辦時間很短,據聞近日有每月由此基金只領取得20同時,據聞目前參加者不多,特別是勞工階層中的家庭這對於婦女在晚期生活的保障實不足夠。政府或應考量以福利津貼的方式補助有需要的婦女或老人。據所知,香港政府對老人的生活補貼(稱為生菓金)每月也有約3000元台幣,老人到65歲即享有,完全不用當事人提撥。

另一項有關基金投資的是倫理的考量。國外大型的基金對於投資的對象也有倫理或道德的考量。他們主要是針對一些對社會或民眾產生傷害的企業而拒絕購買他們的股票,如對於從事製造香煙製造武器的企業,或金融組合的股票中含有類似企業的股份的都拒絕購買。也有多投資所謂綠色企業的股票等。這也是基金可以作更有倫理效益的投資的表現。這是基金在投資中應有的一些考量。

2017年4月6日 星期四

台灣已變成血汗社會?

台灣已變成血汗社會?

李瑞全

一般交通意外的發生大坻只有三方面的因素道路車子與駕駛當蝶戀花旅行社發生33人死亡這一椿嚴重的交通意外發生時,交通部長第一時間的說法是:道路計設計安全沒有問題!這表示有問是的是車與人。交通部長跟着又說車子沒有問題,雖然這部車子是拼裝車,台灣的拼裝車是全世界有名的,據云台灣的拼裝車是日本買來賣給第三第四世界的!所以,餘下來的是駕駛的問題。是的,駕駛已開了十多小時的車,確是勞動過了量,再加上之前超過十天連續發車,人非鐵打,自然最有問題。所以,最後是駕駛司機的錯!這是典型的官方推卸責任的表現這實在是制度殺人!於是,交通部把它的責任掉給了勞動部。

但勞動部馬上會發覺開車超過12小時於法不合他們實有職責去執法官制因為,明顯超時的旅遊團是違法的,這不是就是說勞動部有執法不嚴或沒有執法的失職!而且,一位司機在一天之內連續開車超過8小時和超時4小時的極限,已是遊覽車的通例和慣例,於是,勞動部說當駕駛的手不在行車方向盤上時不算工作,可以休息或作任何休閒運動的事等等,所以司機之勞累,無關超時工作的執法或規定。這是官方最自然的自我保護的反應,但這顯然是違反人性的說法。由於任何一日遊的安排,顯然會超過法定不可過勞的規定,為了避免被指控執法不力,於是有這種不人道的說詞。官方甚至可以解說是為了讓勞工有口飯食,才如此解釋,否則如果都仿傚先進國家雙駕駛制,我們勞工不是只有半薪了嗎?難道要旅行社老闆減小利潤,多付一倍的薪水嗎?官方就會害怕我們的大小資本家就不會投資,我們也就沒有蓬勃的旅遊業,人們就沒有娛樂,觀光地區的大小商店和老百姓就沒有無煙的觀光收入,等等,而司機也同樣是沒有飯吃。如果增加旅費,也同樣會減少發車次數,結果也還司機們減少收入,節衣縮食。因此,勞動部的解釋和設計絕對是為全體國家和人民利益着想的。但是如此計算工作時間實是無理,於是官員們為表示關心司機們的勞累,不加思考就提出超過10小時的行程都要雙駕駛,天啊:在收負與收益分配方式不改變之下,所有司機明天都要吃半碗飯了,不要說家裡還有待哺的家人,還有要按期還的買車的債。更嚴重的是如果沒有發車,他們全家馬上陷於絕路上!這種官員能為人民務嗎

後來又發現這輛車是駕車的司機自有的---當然是借巨額來買的老舊改裝車,是台灣常見的所謂靠行的遊覽車。靠行的車是車主自己的,除了每月都要交靠行費給車行外一切自行負責。如果出現交通事故,由於實質上駕駛司機自己是老闆,他要負責一切賠償責任,被他靠行的車行卻不用負任何責任。而且,由於靠行的制度,司機是車主車行或旅行社也不用為司機買保險當然也沒有勞保健保等等了。但任何一椿旅遊收益最多的是坐在冷氣房的大老闆這明顯是一種剝削勞工的行為。於是官方祭出罰則,要車行負責一切傷害的賠償,而且即時執行停業調查處分,以息民怒。但是,這一處罰卻使在此車行靠行為生的約300輛旅遊車和司機馬上失業,不能上路!。所以,車行明顯違反法律,卻又不能依法罰之,因為,任何罰則下來,最即時受傷害的和受害最嚴重的仍然是與死難的司機同夥的其他司機。政府執法保護被害人的個人和群體,結果卻是加害了被害人和他所屬的群體!

但為什麼這些自為車主的司機要如此拼命去承接不斷的發車的工作,難道真如蝶戀花旅行社的周大老闆所謂:人為財死,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自願行為?這些司機為什麼要借大錢來買一輛超齡的改裝車?當然是為了能多賺一點收入以養家活兒。他們顯然都是社會中低下階層的勞苦人民,但他們也不想永遠受不可再低的勞工工資所限希望能靠自己的拼搏讓自己家人有改善生活,子女能稍吃得飽和有書讀,可以祈望他日改變自己那無助的命運。於是在所謂旅遊業好景時被誘惑去投資,以舉債的方式買一輛生財工具。因此,他們一方面要月月還貸款和利息,一方面也得靠行才能發車(因為他們沒有可能自有營運牌照),同時,還得依賴旅行社分配給他們的行程。在如此的壓力下,他們能不全力盡力去爭取發車次數嗎?周老闆說他們是人為財死確是事實,他們自甘願過勞,不求適當休息,恐怕也是事實。但真實的情況是因為誰能發車誰沒有車發,完全操縱在旅行社老闆手上,他極可能同時是併裝車給司機們的債主!司機們可能還要取悅這些慣老闆們才有發車的機會,才可能解決得了吃飯與還債的雙重巨大壓力。但這真是他們甘心情願的嗎

我們能夠說這些司機們是自己去找死的嗎?我們的官員都不知道這是他們所守着和執行的政策和制度在殺人在迫害這些弱勢的勞工嗎!交通部長以為道路設計沒有問題就不關他的責任!但他不想想當不斷的交通意外發生,不止是諸如前一陣子旅遊車燒車事件,當時他完全不用負責任之後也不用負責去防止嚴交通意外的出現台灣一年在交通意外上死亡的已接近5000(恐怕還沒有把事後死亡的算在裡面),這是表示平均每天都有12兩人死在馬路上!我們每天都有幾家人在突然家破人亡的傷痛之中。這種一次的嚴重死亡意外,只是無日無之的交通死亡中的一個例子而已。5000人分開356日就不是問題了嗎?主管交通的官員完全沒有責任嗎?我們有多如牛毛的法令,卻沒有人去執法,違法的交通行為天天在馬路上發生,這都不關官員們的事,都不需要做什麼事去改變它?!我們的政府中人現在還沒有一點現代社會的行政上的責任倫理,天天死了人依舊可以好官我自為之嗎?勞動部長居然可以回應質詢時說,工作時間只有手在行車盤上才算,這是幾十年來的官方詮釋!不關我的事!換言之,一切死亡意外都不是我的官職責任。諷刺的是,我們一直總是自誇我們的勞工是最勤勞的最負責任最積極的工人是的,他們真的是偉大的公民,偉大的父母,因為,他們可以不惜一切去為國家為家庭拼盡生命但是,回報他們的是他們自己負責,是自願的人為財死。我們的勞動部,以至行行院和總統難道不知道台灣社會底層勞工的真實情況嗎?不知道他們實是被置身於無所不在的巨大鐵籠中生活是身不由己地犧牲自我犧牲自己的健康和生命來換取生存和一點點的飽暖的嗎

這種勞工當然不止是旅遊車司機在各個勞力行業中,如建築、工廠,以至郵務的工人等等行業中都存在,甚至在一些似乎不是勞力的行業中,如會計,其中最底層的職工,其實都是血汗工人例如會計師行的工作人人皆知最低層的核數員工長期每天都工作十多小時幾乎全無星期例假可言。聽聞行內的人說,每兩年就換一批新肝進來!這是什麼意思因為,當今年新進來的大學畢業生被綁約兩年後,兩年內他們一般的肝都壞掉!這當然是無限的過勞的工作的結果,在傷殘之後,他們也絕對受不了而不得不離職。他們所簽的工作合約其實是嚴重壓迫和剝削的契約(其中一個條款是:不到兩年離職要罰近乎一倍半的月薪),不敢自動辭職而要強忍下去。同時,平常加了班的時間常被以二、三折計算,以至不准申報等,以免被告違反勞工條例。但我們的大學每年又為他們製造許多商學院會計系的畢業生出來,於是又可以再加以壓搾。這種壓迫員工的不人道情況實存於許多大公司大企業之中!幾乎人人都超時工作,社會成本不斷增加,難道都跟勞動部,跟行政院,跟總統都沒有關係的嗎?這所以,原以為是為勞工解除過勞的一例一休,卻使得勞工受到最大的傷害,因為,他們工資如此之低,不加班根本不夠生活,而新條例反而使他們只能去別的地方加更多的班,或找不到加班則只能日日等著挨餓而死。這為什麼良意的立法卻得到更大的反彈。這絕不是勞工或社會一時不習慣,而是當官的不知道這是一個環環相扣的制度,如果政府不能先安排解決勞工的困苦情況,良好的立法只是硬性地削減他們必需的生活費用,真是愛之適足以害之,人民與社會自然會強力反彈。

許多國際大企業被批評是血汗工廠(sweat shop),因為,這些跨國的大企業利用落後地區大量的廉價的勞動力,以極其低微的工資給當地的勞工為其生產,以大力增加企業的利潤。如,工人生產所值可以賣數百美元一雙鞋子而工人一日的工資卻只有一美元。這種工資實不足以糊口且生產環境惡劣和不人道但這些落後地區的人民卻為了卑微的生存而不得不接受這種極其剝削的工資。而這些跨國大企業卻賺大錢,進先進國家中的高階主管和老闆們享受最奢華的生活。美其名是他們經營有術,其實他們的財富實是由這些工人的血汗所堆積而成的遠的不說,近年美國蘋果公司成為全球最大企業利潤最高的跨國戈司在美國繳納的稅也最多,但他給代工的富仕康不超過公司開支的3%。當年富仕康工人不斷發生跳樓自殺的事我們可以想像這些年輕工人在工廠中受到如何的剝削和迫害不得不以自殺的方式來求得解脫這是何等的血汗工廠(現任的美國總統川普居然還說中國的工人搶了美國工人的飯碗!至於資本家如何剝削和壓迫國內和國外的勞工問題待另文詳論。)回到台灣,我們社會中最低層的勞工如此為生活拼命不但身心天天受到極勞累的摧殘以至最終衰弱出意外而死---實是事有必至之慘劇。這個社會就是一個血汗社會!由於它無所不在,其實比一個血汗工廠更可怕!

一個官員或政府如果不能把原有不合理的政策和制度改革,不知官員和政府有何存在的價值與意義。在民主社會中,人民所以投你一票,是要你為民申命,解決人民的痛苦。當人民特別是社會上最弱勢最無助的人們天天在生死邊緣中掙扎求存,不但無限的辛勞不能減免最終是無望和過勞以死,這個社會就是一個血汗社會如此不知民瘼的政府,人民必定會使它下台。我無意說現在執政的政黨或政府要對現存的不良制度負責,之前的政府實有更大的責任----但我們也已以選票讓他們下了台,但任何當上政府職務的人,都有政治責任與行政責任,每立官員都必須以負責起自己職權以內的一事一物,任何的傷害都有不可逃避的責任,都有第一義務去為人民解決和減除傷害。我所擔心的是,在政府掌握大權的人完全不了解現代世界的黑暗面,不知道現代社會中許多規章制度實含有巨大的宰制性與壓迫性,不知道它存在我們的教育交通環保工作食物等等制度之內幾乎無人能倖免的生活環節中而對許多人實是無法解決的困局無法擺脫的鐵籠。

政府的第一義務是使人民能夠「養生送死無憾」,否則,人民只能以選票要它下台,這實無關乎藍綠,無關乎政治的識形態。
(後記:本文完成時,新聞報導說政府調查的結果是:道路車檢輪胎等都沒有問題主因是旅遊車超速。換言之政府該做的都做了,也很合規格車禍只是司機犯的錯誤官員們完全沒有一點責任。這表示這個政府完全沒有反省的能力和負起自己的政治與行政責任擔當,更難祈望會作出有效和認真改進司機勞工的處境,我們似乎只能等待下一次嚴重的車禍出現了!)


**本文是為鵝湖月刊第501(2017/3)寫的鵝湖論壇,頁0-2